22
2015
09

一切都清零吧


前天晚上他喝多了借酒撒泼。

这次惊动了双方父母。

首先儿子电话他老爹与奶奶,接着他像是要以牙还牙惊动了我爸妈。

孩子爹爹奶奶是早就知道事情原委的。而我老爸老妈之前一直蒙在鼓里。

现在好,都来了。原因就是他觉得最近大半年他付出多却得不到回报,所以他说他需要发泄。


是的。这大半年来,他从工资分文不给变成银行卡放在我这里(其实他还是可以用手机银行进行消费的),从过去每周最少五次晚归应酬到现在每周两三次,从过去不做家务到现在开始主动买菜做饭——确切说,我在改变,渐渐变成婚姻的索取者。这么说吧,过往的我一直按照贤惠的家庭主妇模式生活,从家庭保洁到厨房厨艺,从种花弄草到缝纫编织,这些我都会。但现在保洁请了家政,而他开始主动买菜做饭,我则放更多的精力学习英语,书法,读书,锻炼。

09
2015
07

不急,不要急


作者:默许 日期:2015-07-09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刚回头查,我是三月二十二日上第一堂书法课。

然后就没日没夜地写,每一个空闲时间都在写,心无旁骛地写。

最初沉浸其中,仅仅是因为喜欢那种浑然忘我的境界。然后不经意,发现写字真的可以安抚内心的焦虑。于是,练得更加疯狂了,那一次带老妈旅游,竟在行李箱里装了笔纸墨,晚上在宾馆写到深夜。

14
2015
05

还差点儿功夫


作者:默许 日期:2015-05-14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一夜醒了睡,睡了又醒的…

一天不練,睡得就不踏實,身體某個地方隱隱地不舒服。

昨天下午遇見老書記,她說去年底在超市遠遠地看到我,氣色特別不好。囑咐我要吃胖點,她抱抱我說那次看上去瘦得讓人心疼,不能再鍛鍊太狠了。

差點沒忍住眼淚,我說我已經胖了。

其實那段日子我沒鍛鍊,我在修煉……

22
2015
03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作者:默许 日期:2015-03-22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你若盛開,清風自來?

今年的茶花甚是懂事乖巧,天氣略有轉暖便一朵朵綻開,一簇簇擁擠著對我獻媚。

我說你們不覺得自己太豔俗麼,然後拿剪子剪去很多被春雨打敗的殘花。茶花生的特別,往往一個枝頭上綴兩到三個花骨朵,一起盛開了,親熱地擁擠成一團,也有次第開的,一個正嬌豔一個已半殘,剪子就不好下手了。不忍傷了初放的,就用手硬揪下那殘敗的——花形就碎了,枝葉間空留下難看的花蕊與托蒂。

03
2015
02

日子要怎么过下去


常常半夜就醒了。

本来睡眠就对我不好,现在更加不待见我了。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我心里的怒火已近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无奈。

两个人谈起这件事,他变得愿意袒露实情。嗯,所谓实情,其实也无法考证,只是从逻辑上看,感觉比之前的描述更加合理而已。

15
2015
01

无题


作者:默许 日期:2015-01-15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早早又醒,仍旧心有郁结,无由来的纠痛。不想被烦事所扰,无聊时看微信,有岳飞的词。

满江红写于胸怀壮志之年,彼时的岳飞满腔热血只期望尽忠报国。抬眼望,仰天长啸,驾长车征战沙场,等打败了匈奴,收拾河山,放声高歌……然而我们都知道,梦想很遥远,结局很悲惨。

前几天在听书宝里纪连海“正说多尔衮”里提到过抗清大将袁崇焕,也是豪情壮志气吞山河,一路厮杀而去,也可谓战功赫赫,却因一个反间计就被崇祯皇帝千刀万剐凌迟惨死……

27
2014
12

我该怎么说……


2014.12.19


曾经以为日复一日的生活,忽然变得有个参照的时间点……

每每回顾过去经历的事,脑海里一闪念总要出现“彼时他与她在干什么,我在干什么”这样的比对。譬如再去父母家做饭,便记起我前脚走,他后脚即与她温言软语,到饭点正好直接去吃。

我已经很久没有安安稳稳地睡一整夜了。

朋友说有些事还是要看淡点。

我知道。

我不过是控制不住电光火石间的某一个念头而已。

18
2014
11

你伤了我……2


很多时候,不,其实是一切事及人都是经不住撕破遮羞布的。真相,就像是花园角落里沤肥的塑料桶,哪怕戳破一点盖子都会臭味四处弥漫……

可一味地装糊涂,到最后换回来什么结果呢?

经济上表明看是各花各的,可事实是我负担着吃穿用和家政费用。生活上更不用赘述,就连两个人出去旅游或跟着我瑜伽朋友驴行,考虑到他很少锻炼,一路上都是我负重背包行囊。一切渐渐形成习惯,自己也默认了这种支出与索取的关系。

仔细想,有什么是来自于他给予我的关爱呢?

17
2014
11

你伤了我……1

这几天,等于死过一回。也不是,确切说,死了,还没有活过来。

事情从12号晚上开始。

北京APEC会议召开期间儿子放假回来,13号下午返程。12号晚上一家三口或躺或坐,转角沙发最里端他躺着刷微信,紧挨着我织毛衣,儿子坐我左手,边看电视边与我们聊天。

十一点,他忽然念了一段关于APEC期间北京空气质量的笑话,我说转给我,就看他操作。

结果给过来一张图。

我笑他笨,手快抢他手机。接着两个人都看见三条未读微信。他奋力夺,看也不看飞快地把对话彻底删除了。

11
2014
10

闲言碎语


作者:默许 日期:2014-10-11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之三: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人,最不幸的,莫过于遇见己所不欲便施于人这种人。


之二:

佛说:念佛首先要万缘放下。

好奇怪,我一直以为念佛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放下。

倘若万缘放下,既已成佛,那又何须念佛?


02
2014
09

纸牌屋


作者:默许 日期:2014-09-02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 恐惧之力,永比尊敬更甚

* 权力就是令人上瘾的毒药,好像让飞蛾献身的烛火。

                       ——《纸牌屋》


  去年看太多政治题材的小说。

  小桥老树的侯卫东系列、黄晓阳的二号首长、阳谋高手、高手过招等,还有几部私底下流传的打印稿,到最后一部邓小平时代读完,我彻底撂下书让头脑放空了好一阵。

14
2014
08

记录行踪


作者:默许 日期:2014-08-14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刚刚回头查了查,3月22日去过北京。

  之后再去是5月9日。 

  嗯,是的。整个暑假孩子就没有回来。因为十一月之前他必须把GRE和托福考试完成了。将来究竟在国外学习还是留在国内发展,最主要就看这几个月努力的成果了。


  明天利用孩子他爸出差的机会,我打算再次进京探望探望他,顺便带他吃点好的,再从精神上鼓励鼓励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