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页

  • 2022.11.29 | 默不许 | 734次围观
    矛盾是怎么产生的?
    人与人之间,人与组织之间,为什么会产生矛盾?因为事实与心理预期发生了偏差,这种偏差令人们的心态产生变化,过去愿意理解对方的,现在变成难以容忍。到这种时候,沟通已经迟了,因为双方都不愿意换位思考,都在强调自己的难处,指责对方的不关照不理解不宽容。还有一种情况,或者是之前,一直是乙方在忍让甲方的强势,一退再退,最后退让的结果并没有达到甲方承诺的结局。终于矛盾激化。但世界总体来说还是一出悲剧的。弱势的,永远处于弱势。即便矛盾激化,也是弱势牺牲更多。几百年前是这样。几十年前是这样。今...
  • 2022.11.27 | 默不许 | 756次围观
    纠纷里的人品
    1上周末和妈妈视频,完了总感觉二老精神不佳。一整天心神不宁,于是我晚上又视频过去问,这才告诉我她和我姐吵架了,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老太太委屈得抹眼泪。我姐这人平时照顾和陪伴老人远胜于我,可就是脾气暴躁,情绪管理能力差,永远是嘴巴比脑子快,性子发作起来,语言就成了凶器,很多不该说出口的话,完全不过脑子往外喷。我妈说你没见她那凶相。那以后你就拿出手机拍她。我劝她不要因为女儿犯的错生气从而伤自己的心。我就打岔,聊近几天大S与汪小菲互撕互爆家丑的热搜。我妈说她也看了这个热闹。2如果看...
  • 2022.11.22 | 默不许 | 1117次围观
    甄别
    2022年11月22日星期二昨天刷到一个叫杏仁的年轻人,因为嗓子不适,在首都医科大学北京中医医院求医,医生说嗓子出现问题是因为鼻中隔有病,建议他做个小手术解决鼻中隔的疾病,小伙子再三问这个手术会不会改变外貌,答曰不会。然后手术。结果术后一段时间鼻梁开始塌陷,从侧面看整个鼻子呈波浪形,山根下面高,越向下越低,像是失去支撑的沙坡。小伙子到上海九院咨询,得到的答案是他的鼻梁骨在上次手术中被过度削骨造成鼻梁骨基础缺失,也就是说他要为修复鼻梁付出十倍于鼻中隔手术的价格。年轻人返回北京这...
  • 2022.11.17 | 默不许 | 748次围观
    一个习俗的发源地
    2022年11月17日星期四曾经和朋友议论过南北方生活差别的趣事,我特别好奇一件:每晚临睡前洗屁屁,到底是哪个地域区间的习俗呢?北方人是肯定不洗的。据说我老爸当年是认识我妈后被她按住头皮强行改变的习惯。我从记事开始就知道大人用一个脚盆,小孩用小孩的脚盆,一家人上床睡觉前必须洗完屁屁再洗脚最后洗脸擦香进被窝,都随我妈的心意。我爸是山东人,我妈是扬州后代。所以,我一直以为洗屁屁这个习惯,山东以北的人没有,扬州以南的人有。我妈又是医生,她从医学角度教育我,说那个地方的肌肉组织特性就...
  • 2022.11.15 | 默不许 | 730次围观
    《日本人口述“二战”史》读后
    《日本人口述“二战”史》,一部日本平民亲历者的战争反思录。最近一直在读这本书,读得很仔细很慢。一是因为这本书本身的容量很大,不像现在许多作家或出版社出书,不仅设置的字体大,而且页面留白特别多,把书做成了好看的艺术品,忽略了可读性,就等于忽略了书籍的含金量。幸好《日本人口述“二战”史》没有忽悠我,虽然字小,厚度却足足三厘米有余。再一点就是真实性。作者采访了很多当年在前线的军人、记者,以及战时的日本民众,从神风队的敢死队员到日本驻美外交官,从731细菌实验室的军医到原子弹受害者,...
  • 2022.10.21 | 默不许 | 747次围观
    做白内障手术的临床老太
    周一陪护我妈住院,老太太做白内障手术。我们是上午办理的住院手续,依照惯例,一入住就是抽血拍片等各项术前检查。临床老太太直到下午才来,护士一波一波跟进来,各种叮嘱和问候。我心说这老太肯定来头不小,不是某领导的妈就是职工亲属。但是她耳背,很严重的耳背,护士吼着说话她也听不清,沟通存在障碍,就显得老人家头脑时而清楚时而糊涂。护士们陆续走了,她的手里多了一张检查单。她嘟囔着一个人的名字说怎么还不来呢。我看了看她病床后墙上她的名字和年龄。77岁。比我妈小5岁。但显然我妈比她的状态好很多...
  • 2022.10.09 | 默不许 | 1154次围观
    回家种花
    2022年10月4日想家的心,战胜对堵车的恐惧,车祸接二连三,一路从擦刮蹭的事故现场蜿蜒龟速前行。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整整驱车四个小时。其实堵车并非因为路上车多,理论上说,如果整条高速公里每隔十米一辆车,但是每辆车都以自己的轨迹按部就班地行驶,出现交通事故的概率会降低很多。遗憾的是,总是有不断鱼贯而行的车辆,他们为了超越一两辆汽车不断变道,这就大大增加了整个路线的危险系数。我们高速公里管理很不合理的地方就是:只要不超速,这种穿梭游鱼一样的行驶车辆并不会受到处罚。于是乎,每当高速...
  • 2022.10.09 | 默不许 | 969次围观
    《小小姐们》——贫穷与权贵的对峙
    时世敏感,遇见好片子,常常有过时不候的紧迫感,所以,《小小姐们》刚播到第十集,我就忍不住着急忙慌地广而告之了。这部韩剧第一集从三姐妹开始交代剧情:楼房顶层加盖的破旧房屋里,三妹过生日。大姐二姐拿出积攒很久的125万韩元送给绘画天才的三妹,作为她欧洲修学旅行的费用,结果当夜被妈妈偷了跑去菲律宾找她们的爸爸去了。就此,出身贫寒、一无所有的三姐妹,围绕着竞选韩国首尔市长的朴载相及其家族展开了错综复杂的故事。很明显的是:朴载相是剧中的反面人物,表面看,他亲民慈祥、乐善好施,妻贤女孝、...
  • 2022.10.01 | 默不许 | 759次围观
    再见,九月天
    再见,九月天。下午楼下核酸的随手拍。我想我还是喜欢住在有大阳台的房子里,有风有绿植和花,还有虫飞鸟鸣。住在高楼的这个月,我发现连日程记录都懒得写,正儿八经的文字更是一个都没有。人啊,还是活得接地气儿才能汲取营养。...
  • 2022.09.27 | 默不许 | 1226次围观
    吃茶
    晚饭吃富春的葱油面。天上开始零星滴答下小雨,有一对夫妇带娃从外面桌子撤进屋里和我拼桌。男人倒很礼貌的询问我是不是一个人,老婆挤进来一把把闺女薅进来塞进墙边,坐定之后就开始聊天,话像桌上的大煮干丝一样密。大概要买房,或许今天下午就看了不少房型,说哪里哪里是老破旧,哪里哪里新建不到十年,还有哪儿的样板间也不错,我猜那一定是期房。女人说一处房子就停顿一秒扭脸看男人,不等他呜呜咽咽把面条吞下去她就开始聊下一处。我听她并不对户型构造或小区环境有什么看法,只不过一套房一套房子报房价,千万...
  • 2022.09.09 | 默不许 | 1016次围观
    对光的误解
    这是昨天傍晚时分,从健身房出来走自动扶梯的时候拍下的照片。当时已是夕阳西斜,下行的阶梯上站着一位黑衣女子,她身后的阳光以及周围商铺玻璃门折射的光束,在她瘦长的身形周围制造出一种朦胧虚幻的光影,我立于扶梯下方,从这个角度仰望,仿佛并没有人没有肉身实体,只要一个模糊不清的轮廓,随着扶梯缓慢飘移,显得神秘梦幻。天使降临?我打开手机拍摄功能的那一刻还在想,穿黑色衣服的应该是地狱天使吧。结果等抬头,那个让我迷惑的影像却消失了。扶梯上只是站着一个女子,一个普普通通的黑衣黑裤瘦高个女生。有...
  • 2022.09.06 | 默不许 | 792次围观
    不是四川地震带给我的焦虑
    夜里失眠,刷新浪微博里四川消息。 昨天四川发生6.8级地震,成都也有波及到。 朋友说到底是服从疫情管控在家静默不出门,还是跑出去避险。 深夜想起她的话,心里难受得要命。 微博成都人发消息是有人跑下楼的,结果到了一楼发现,紧急安全通道被人从外面锁死了——房倒屋塌的地震难道不更加危险紧急吗?就像春天的上海……很多荒谬却不能多说。 国人分两类,一类是管控疫情的群体,另一类是配合防疫的群体。这两类人怎么如此互相不信任了...
  • 2022.09.03 | 默不许 | 848次围观
    《隐入尘烟》的伤痛
    前几天看了电影《隐入尘烟》。朋友向我推荐这部电影的时候,我说我不喜欢歌颂苦难,尤其对那种从困苦艰辛的生活中非要提炼出一些正能量的作品,我好像有一点偏执的抵触,所以又拖拖拉拉过了两天才看。然而我就知道我会落泪!尽管我一再给自己心理暗示,一定要控制情绪,但不出预料还是很动心很动容,控制不住泪水。隐入尘烟是一部小制作大内涵的电影。小制作当然是指除了海清之外没有大明星,导演根本就不想用明星流量为他的作品助力,我私心认为这是导演内心深处的骄傲,以及对流量的不屑。关于大内涵,影片中有很多...
  • 2022.08.17 | 默不许 | 7641次围观
    最决绝与激烈的分手——韩国电影《分手的决心》
    炎热的天气已经快把我蒸熟了,有一种深刻体会就是,我是只在温水渐渐煮沸的青蛙。不能出门很无聊,抽空看了韩国电影《分手的决心》。1. 剧情简介:《分手》是一部悬疑侦破的爱情电影。一个叫张海峻的刑事警察队长接到了一个坠崖身亡的案件,因死者妻子瑞莱(汤唯扮演)异常淡定而起疑,但是令海峻的同事不理解和不满的是,他在追踪过程中,分明被女人的魅力所吸引,动了真情的警察最后彻底破防,他选择放过女人并永世不再见面。其后,因违背职业操守而备受内心煎熬的海峻决定结束周末夫妻的生活,主动请...
  • 2022.08.11 | 默不许 | 895次围观
    热和穷之联想
    1.  热尽管已经立秋,但天气仍然持续在高温酷暑期。从室内空调房走到户外,就像一脚踏进汗蒸房,头脑嗡地一下立刻热懵了。即使躲着炽热的阳光,皮肤仍然有微烫的体感。我这个人爱出汗,稍微一动就汗流浃背,脸和头发很快就全湿了,劈头盖脸水淋淋的,当然还伴随一身汗臭味儿。于是大家都回忆当年,没有空调的夏天都怎么过呢?小时候好像家家户户都有一个竹制的凉床或凉席,傍晚把凉床抬到自家门口。然后我妈妈就开始催促我们洗澡,完了在胳肢窝扑白白的爽身粉,扔到凉床上,躺着看星空。那时候的夜空澄...
  • 2022.08.02 | 默不许 | 831次围观
    告别七月——以荷为名
    听说七月是荷最美的时节,可是我一直不愿意去看望她们。因为有太多的人拍过她卓尔不群的美。我不想重复做一样的长焦镜头。我宁肯做那池塘里泥泞的淤土,默默地提供养分,并在无人的月下守候她们的纯洁朴实,轻嗅花香,聆听荷与叶的对谈。我想我会一直沉在湖底,陪伴左右。无论你是群苞怒放,还是垂垂凋零。...
宫中号
搜索
文章归档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348
  • 页面总数:1
  • 分类总数:6
  • 标签总数:5
  • 评论总数:29
  • 浏览总数:299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