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说 第3页

  • 2013.01.14 | 默许 | 272次围观
    同途终要殊归
    作者:默许 日期:2013-01-14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2012年,在一场早于往年的大雪中仓惶地结束了。和以往一样,每一个新年伊始,公文或是签字落款的时候,总是要写错年份,于是2字的笔画已经绕到最后,常常会拐一个奇怪的尾巴。让人一眼就看出曾经会错意、走错道,后来觉察了,悬崖勒住马首,退回去,同途殊归,又继续走完余下的人生。小时候练字,我老爸总爱说人象字形。字如果写得四平八稳的,那这个人也一定会是个稳妥可靠的人。我怀疑不...
  • 2012.09.17 | 默许 | 318次围观
    关于一个岔路口的告别
    作者:默许 日期:2012-09-17字体大小: 小 中 大有这样一种叫做裤裆街的三岔路:两条街道距离很近,不过是一幢小楼劈开的岔路。起初我们在岔路口不经意的挥手言别,以为绕过眼前的小楼就又能够同行,可走着走着却发觉,原来后面的楼连着楼,墙堵着墙……而岔路也越离越远,渐渐向着两个不同的方向各自延伸……一直要从满怀重逢的期待,走过将信将疑,走过半信半疑,走过不甘心,走过患得患失,走到失望、绝望,走到彻底死心;从一颗热忱的赤子之心,一直走到心灰意冷。然后。再然后。终于明白,我们纵...
  • 2012.03.29 | 默许 | 284次围观
    你不懂得,这缱绻的痛
    作者:默许 日期:2012-03-29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春天,照例给花草倒盆换土。  去年在一个闲置的小盆里种过一株辣椒,深秋时分,采下一颗颗小红椒之后,我也懒得处理它,就任由它自生自灭了。  原本就是一年一季的作物,当然枯死了。  这一个冬季,风霜雨雪的,只见它枯萎的、孤零零的站着,头顶上缀着一个红艳艳的小辣椒——当初我嫌太小了就没摘。  今年倒盆,我想把这株枯死的辣椒拔了,盆土掺合些新买的营养土再用。  拽着辣...
  • 2011.12.14 | 默许 | 562次围观
    劫后之歌
    劫后之歌 作者:默许 日期:2011-12-14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把亲爱的名字放进心中  用风来测试  用泪来测试  这悲伤的刻度  到最深处  能不能  转换成一首诗?  把亲爱的名字放进心中  用风来测试  用泪来测试  在黎明之前  我们  该从哪一个音符轻轻地开始?  还是得好好地活下去吧  如一首劫后之歌  平静婉转  在黯黑的夜里  ...
  • 2009.08.07 | 默许 | 293次围观
    性格决定命运
    作者:默许 日期:2009-08-07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自我保护意识太强,热情便成了表象。莫名的,总有孙悟空拿金箍棒在心里划了个圈,以期阻挡一切白骨精,可是,当真是垒就铜墙铁壁了么?圈子里隔绝保护的,倘若当真是任何诱惑皆不为所动的唐僧,生活倒也简单。但,很多时候,很多人的本性,还是耐不住寂寞的吧?忍不住在心房开一扇门出来探头张望,眼睛里闪现的是艳羡的光芒。就象《海角七号》里委员主席对阿嘉的一番表白:人本来就是要在一起的...
  • 2009.01.08 | 默许 | 405次围观
    不舍得
    作者:默许 日期:2009-01-08         上班的路上又看见那只小狗。金黄色的长毛,小尾巴高高的举着,尖尖的嘴巴狐狸似的,大概是博美吧?它总是十分乖巧地跟着主人,不离其左右,偶尔兴奋起来自己跑到前面,不多远就站定了回头等着主人。  我会逗它:跟我走吧?走啊,走喽走喽。  它四只小脚如跳芭蕾似的踮着,跟着我紧走几步,终于还是立定了等着主人。  主人是个六十多岁的妇人,笑骂它:瞧你本事的,回回非自己先过马路。能,你能,怎么打不过...
  • 2008.10.04 | 默许 | 304次围观
    【08·杂】读的那些书
    作者:默许 日期:2008-10-04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上一篇说到读书。  那就写一写最近读的书好了。  1.《给我一支烟》  夏天,有一次和朋友晚上散步,迎对面嬉闹着走过来几个裸背女郎,浓妆。朋友说一看就知道她们从事的职业。  我很少去夜店,但也晓得大概。  接下来朋友便提到这本书。  买了看。  《给我一支烟》写的一个IT业白领和一位三陪女的爱情故事。据说最开始在网络上流传时候,是具体指北京天上人间里的三陪女故事。你可以搜索一...
  • 2008.09.24 | 默许 | 258次围观
    【08·杂】孕沙成珠
      腰疼。每次坐下来,须得将腰板挺得直直的,略微弯曲些,下腰部便酸涩的疼痛。  停止锻炼近一个半月,感觉稍微好些之后,今天又开始去瑜伽馆了。  还是有点护疼,而且好多动作又要重新从头开始练习了。  说起来深受打击,我这样断断续续的锻炼,算起来也有三、四年了。可是,或是家里装修,或是动手术,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每隔一段日子就耽误了下来。  而停歇了太久,身体却愈发容易受伤——那些过去曾经轻松地完成过的动作,事实上韧带已经不如过去那般柔软,可却不懂得悠着力气,一股脑就使猛了劲...
  • 2008.04.26 | 默许 | 286次围观
    【2008·春】还在路上
        [2]   在路上。  如果说由生到死是这一路最直观的形式,那么,除却时间意义上的行程之外,我们还要另外一种行走,那就是灵魂的成长。  也是一样的奔波劳顿。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岁月,仿佛人一生下来便是为了受苦。我们总是在眺望彼岸的庭台楼阁,羡慕远方的花草山水。这些渴慕,使一种憧憬成为灵魂之湖的船桨,不住地划动,便荡起层层涟漪,无法歇息,也不能停息。  古人云,天降大任于斯人,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
  • 2008.04.15 | 默许 | 311次围观
    【2008·春】在路上
        [1]  在路上。  太喜欢这个词组了。一直想用它作为标题写一些字,可每每都迟疑着,打断了思路。  因为太喜欢,所以也不舍得使用太多次,更不愿意将它用在太随意的文字里——觉得那样糟蹋了。  是,我需要很认真很努力地写,方才不负了心中的那份慎重与深重。这也是一种珍惜。  这种珍惜的感觉,有点象小时候那些难得一吃的奶糖,先是舍不得吃收藏了,直到实在熬不过心里的馋虫,这才拿出一粒来细细地慢慢地咂摸了。还不够尽兴,还要将包装的糖纸翻来覆去地欣赏片...
  • 2008.03.28 | 默许 | 263次围观
    【2008·春】暖
       如果一直如你所说,我们始终是在路上,那么此刻,能否做一次停顿?  就暂时停顿一下吧,权且当作是我们走累了歇歇脚。  这个春天的阳光,在刚刚经历了酷寒的冬日之后,落进心底,是格外的暖。  暖,温暖。  其实我一直不喜欢介于左右之间的词汇,诸如黑白之间的灰色,爱恨之间的暧昧,或者是某些在忘却与牢记之间、刻意写在记事本上的提醒要点。  我一向偏爱铿锵坚定的立场。  可是,我不得不说,在冷与热之间,我爱极这样一种温度:暖。  该怎样恰当地描绘出这种温度落在心底的感觉呢...
  • 2007.12.09 | 默许 | 291次围观
    但凡感情事,处处皆痛心
      最近看电影《色|戒》,又去找原著看。隔不几天又读《山楂树之恋》。  套一句老话,每一次阅读都令我心潮澎湃。  但是说实话,我把我自己给折腾了。以至于我那些多愁善感的老毛病又犯了,主要表现症状是常常发呆。走路、坐车里,甚至在马桶上,总之只要是一个人,情绪就有点缓不过来。就好象那年在海边潜海,胸口闷闷的喘不过气来,憋屈。分明有不吐不快的感觉,可是却又不知道从何吐起。那个王家卫教我们说,要找一个树洞一吐心声,可是上哪找合适的树洞呢?于是只好继续憋屈着,满世界找树洞——吐哪都觉得...
  • 2007.10.17 | 默许 | 312次围观
    真爱一个人
      第一次听他说故事,有一闪念的诧异:会有这样专注的痴心男人?  我听见他冷冷一笑,尽管那声音微弱到只有一点点气流的痕迹:谁说男人见异思迁?我看根本就是女人水性扬花.  一时间我竟是无法争辩.  这个世界,确实不可以这样笼统的分类。男人或女人,总会有一部分人是经不起诱惑守不住情感的吧?笼统地归纳男人或女人谁更花心,显然有失偏颇,性别歧视了。  他说我用一年的时间观察,以为万无一失了才敢接纳这份感情。用情三年,我能够为她抵抗了许多诱惑,为什么她不可以?我恨她,我是不是可以恨她?...
  • 2007.04.01 | 默许 | 269次围观
    你有你的绿,我有我的
      我们停下来回头,才知道已经向前走了很远。  从前路过的街景和说过的话,我已能一字一句舒缓地陈述。  也许会沉静一会儿,但那绝不会是为了确定某个曾经的段落——窗外已经是春天了。  窗外是春天了。  如果用颜色来描绘这个季节,大概每个人都会选择绿色,而每个人心中的绿色有截然不同。你的绿,不是我的。恰似今年的绿不同于往年。  父亲家厨房窗外,正对着一泊池塘,是当初开发商人造的景观,池塘在雨季有水,旱季则没有。每个周末在父亲家忙碌,总不自觉望出去:看池塘里的水,和沿岸亭亭袅袅的柳...
  • 2007.03.20 | 默许 | 288次围观
    有一些值得
        有一些痛苦,是值得的;有一些忍耐,是值得的;有一些波折,是值得的;有一些忐忑,是值得的;有一些哭泣,是值得的;有一些期许,是值得的;有一些努力,是值得的;有一些挣扎,是值得的;有一些纷乱,是值得的;有一些下沉,是值得的;有一些祈祷,是值得的;有一些善良,是值得的;有一些沉默,是值得的;有一些付出,是值得的;有一些等待,是值得的;有一些理性,是值得的.让我们为了这种值得,一起做那个值得的人....
  • 2007.01.09 | 默许 | 295次围观
    你为谁不肯离婚
          你为谁不肯离婚?  女人爱拿孩子说事,如果不离婚,那是因为孩子离不开我,他需要我的照顾.  事实是这样吗.我有个朋友三十多岁了,父母感情不合.一天妈妈说如果不是担心没人照顾你,我早就与你爸爸离婚了.结果儿子并不领情,他气结:你干吗要为了我,你干吗不离婚.  正如你愿意看着孩子幸福一样,孩子也同样希望看见自己的父母生活的快乐.没有一个孩子在他成年之后,愿意为你一生的幸福承担责任.如果你等他成年告诉他,为了养育你,我牺牲了我自己的幸福.潜...
文章归档